最新消息:

被吹得神乎其神的薛岳 治理湖南时制造了多少冤魂

365体育备用网 dedesos.com 浏览 评论

  [文/观察者网风闻社区 阿蒙]

  之前写过关于长沙会战的短文,薛岳抗战时期国民党战区司令还兼任所在省主席,也兼任湖南省主席,在某些“专家”、“教授”的论文、专著中薛岳长官不仅仅三次长沙会战“歼灭”日军十余万人,挫败日军“占领”长沙的意图——气吞万里犹如岳飞之鹏;治理湖南,发展工农业生产、推动教育等——羽扇纶巾宛如诸葛之亮;铁腕“肃贪”——明镜高悬宛如包拯之清。如果真如“专家”、“教授”般所述且容小僧伸伸脚。

  1939年4月薛岳接替因“文夕大火”辞职的张治中任湖南省主席。薛岳广东乐昌县人,这个名字还是很有讲究的,“他自己时常说,他的军队是岳家军,百战百胜的。而他自己之所以取薛岳这名字,就是为表明他有薛仁贵、岳飞之才能。”①薛岳在国民党将领中还是很有军事才华的,北伐时的粤军名将。薛岳奉命追击红军长征,据说,在长途行军中,他常常舍马不骑,赤脚草鞋,走在土兵前列,属下官兵因此不敢叫苦。

  自称:“共匪长征二万五千里,我穷追了三万里”为了炫耀追击红军的战功,他编了一本五六百页的战史,拟名《追歼共匪纪实》还让秘书人员编了一本追击长征的书夸耀自己。随薛岳追剿红军的国军士兵自嘲:“拾马粪,拾烂草鞋,拾到乌江”,“追、追、追到死为止”,这话太不吉利,薛岳嫡系第四军一连由从江西出发时的一百二十余人,虽然沿途不断征兵但到了雅安,由于沿途病、伤、逃亡等等一连最多不过六七十人,即便如此薛岳在第四军官兵面前还大吹特吹说是“战略上的胜利。”

薛岳

薛岳

  全面抗战后其先后参加八一三淞沪会战、徐州会战、武汉会战,尤其任第一兵团司令在武汉会战赣北方向作战中在南浔路层层阻截日军106师团,“万家岭大捷”毙伤日军106师团三千余人,是武汉会战中的一大亮点,106师团作为预备兵团参加日后的南昌会战可见其伤亡之大;第三次长沙会战作为同盟国对日首胜也为中国争得了荣誉,不过堪比“薛仁贵、岳飞”不免夸张的厉害,“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延续”,蒋介石在第一次南岳军事会议就提出“三分军事,七分政治”,看看薛长官治下湖南政治如何。

  薛岳与国民党其他高官的腐化、堕落的生活作风相比截然不同,不纳妾、不赌、不嫖、吃住、饮食都非常简朴,这在国民党高官里可谓“稀有动物”。其家眷安置在耒阳,自己常驻长沙,独处小楼,除晨间散步外,从不下楼,饮食起居都很朴素。室内除军事地图外,无任何装饰,桌上一笔一砚,从不留积公文;办公室内置一木板军人床,军人被,用换洗衣包作枕头。

  他长年四季都穿布军服,打绑腿式着半长统马靴以此形成风气。当时在长沙的军官,无不是这种装束。他自己生活严肃,也喜欢干预部属的生活。长官部的工作人员必须每天6时上班,晚9时下班;不准贪污、赌博;1942年春节期间,薛在孙中山纪念周会上宣布严禁打牌赌博,凡军、公人员犯禁者枪毙,普通百姓犯禁者罚苦役。这项命令下达战区及各区、县,闻者无不骇然。有些人以为照例是雷大雨小,不足为怪。一次,长沙市捕获四个打牌的,其中一个公务员就当即枪毙。

  多数军政人员不愿意执行这种禁命,只把赌博的人驱散了事。也有人趁此效诈勒索,犯禁者为了救命,任何代价在所不惜。也有的军、政人员想借此立功邀赏。东安县雷孟炎拿获四个公务员打牌,被抓枪毙。湖南军政界贪污腐化的风气,并不比国民党统治区其他地方好一些,特别是薛岳所亲近的广东籍军政人员胆大妄为、胡作非为而无人过问,而有些无足轻重的可怜虫却每每祸从天降,死得不明不白。薛残忍好杀,人的生死就在他一念之间,长官部警卫团一个排长只因为一点小事触怒于薛,就被枪决。

  “肃奸”

  薛岳接替张治中任湖南省主席后,在湖南政治、经济方面提出“除匪肃奸以求安,发展交通以求便,生产电储以求衣食足”的所谓“安”、“便”、“足”的三大治湘方案。

  所谓肃奸不过是针对中共组织和进步人士士的,配合国民党五届五中全会会议确定“溶共”、“防共”、“限共”、“反共”的方针,推行独裁政治而已。

  1939年4月15日,国民党第九战区政治部和作战部,根据据蒋介石的密令,公布《战区各种服务团队管理办法》,规定一切团体“须一律向战区报到,领取护照,并逐月报告工作;工作地点如有移动,移动前,须向战区报告,到达新的工作地点时,须向战区所属驻军报到,并缴验护照;凡认为有必要时,得分别别派遣联络员协同工作;各“团体”工作地区,得由战区及所属部队指定或变更;凡未履行报到手续及领取护照者,经查获或验发,即勒令停止一切活动。”六月,薛岳秘密召见了杨森和他的特务营长何学植,出示了蒋介石给陈诚、薛岳的密电,电文大意是:共产党在嘉义暗中活动,阻挠抗战。速将新四军平江嘉义留守处人员黄耀南、涂正坤等一一解决。

  1939年6月12日下午三时,驻平江县27集团军(杨森部)总司令部特务营余连长率领国军士兵,将新四军在平江通讯处包围,将新四军参谋涂正坤同志(年四十二岁平江人)、通讯处军需贺众同志(年三十八岁平江人)二人当场枪杀,至半夜,又将八路军少校罗梓铭同志(三十六岁海阳人),通讯处秘书吴渊同志(四十五岁江苏人)新四军司令部少校秘书曾佥声同志(三十岁平江人)及傳团家属赵憬英同志(女,三十岁岳阳人)等六人活埋。

平江惨案纪念馆

平江惨案纪念馆

  通讯处物件被掠一空,计缴去盒子枪六支,长二支,手枪二支,掠去纸币五千元,新四军军用证明书、公文、信件、密码本等劫掠一空。

  在“平江惨案”发生后的第四天,第九战区于6月16日发出了一道《严禁非法组织、杜绝汉奸活动》的命令,“严防奸细假借名义或巧立名目,编组土匪或诱胁民众”。

  7月17日,又发出了《薛代长官令》,提出:“凡非本战区所辖部队,未经本部批准,如在本战区内擅设办事处、通讯处之类的机关者,应立即予以解散。如敢违抗,准即追究。”据不完全统计:惨案发生后的三四个月里,平江县十五个区委和五十八个支部,几乎全部被破坏。被杀害的共产党员六十八人,群众达七十多人。陈鲲接任县长职务后,以“清乡”为名,被他杀害的共产党员,已知名者有原中共平江县委书记李国清以及李淑陶、李化玉、陈会芳、李济民、徐子文、张德华、冯香娥等一百三十多人,受害群众不计其数。

与本文相关的文章

发表我的评论
取消评论

表情

您的回复是我们的动力!

  • 昵称 (必填)
  • 验证码 点击我更换图片

网友最新评论